changdang颐点零

他的订婚④

“明凯?”这个一惊一乍的人是田野。

“和他未婚妻?”和田野如出一辙的是赵志铭。

“嗯。”童扬十分冷静地应对两个小朋友的大呼小叫。

“怎么?不欢迎吗?”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插了进来,目光聚焦于她,她个子不高,比赵志铭矮,很白,五官耐看,有酒窝,笑起来很甜。

童扬认出来了,那是明凯的未婚妻。

“你好,童扬。”她先是和唯一见过面的童扬打招呼,然后看向后面的人说,“大家好,我是明凯的未婚妻,你们叫我小静就好了。”

不知情的小队员们一口一个嫂子叫得起劲,估计是被明教练训怕了,想要曲线救国,而知情人老队员个个笑得僵硬,这叫什么事儿啊!

“那个小静啊,明凯呢?”田野问。

“他应该待会儿过来吧,我叫了他的。是我想先来见见你们的,我认识他也才没多久,对他的工作、朋友什么的都不是很了解。我想通过他的朋友了解他更多一点,你们能跟我讲讲他平时是什么样的吗?”小静解释。

“嫂子嫂子,明教练可严厉了!”并不懂察言观色的小辅助急哄哄地回答,被站在他边上的田野用手肘撞了一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说,但是屈服于田老师的淫威,小辅助乖乖闭上了嘴。

“为什么不继续说了?”小静看到了田野的小动作,问。

“咳咳,那个这几个小孩子对明凯了解不透彻……”赵志铭插话转移话题,“要不我们先进去慢慢聊?”

“进去吧进去吧。”李汭璨第一个响应爱老师的号召。

大家都往里走,落在最后面的赵志铭拿出手机给明凯发消息:“厂长,凯爹,父皇,求求你快来吧,这里的修罗场我们真的控不住啊!”

明凯回了他一个问号,赵志铭给他发了定位,就赶紧进去了。这种未婚妻大战前男友的场面,还是请赛文神仙亲自来解决吧。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啊?”坐下来以后,小静问。

眼看着小辅助又要发言,胡显昭和小打野一边一个把他给拖走了。借口这些小孩子没来多久不了解明凯,而作为队长自己要看好他们,胡显昭成功逃离修罗场。

“那你们呢?能不能给我讲讲?”小静的目光在面前的人间扫动,停留在了低头看裤裆的童扬身上。

察言观色的爱老师立马开口问:“小静你可以问得具体点儿吗?”以转移小静的注意力。

田野在给童扬发消息:“扣神!我们都是支持你的!说吧要我们怎么安排她?”

童扬哭笑不得,但也暖心有这么的朋友。“野神你别搞啊。这是明凯的选择,我们这些做队友的,支持他就好了。”童扬回道,然后抬起头来,直视小静。

“比如明凯的爱好,你们眼里他的性格,或者你们知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人?”小静回答了赵志铭的问题,又看向童扬,“童扬,你能跟我说说吗?”

童扬暗地里拉住了想再次解围的赵志铭,他笑着,明凯我在帮你处理感情问题哦,你会感谢我吗?不管我们之间怎么样,我是真的希望你幸福。

童扬开口:“明凯他啊,他很好的。看上去凶巴巴的其实很温柔,嘴硬心软,总是偷偷地对别人好,你要慢慢去发现。他很有责任心,喜欢软软的小动物……”

全场目瞪口呆,这是未婚妻大战前男友的正确打开方式吗!?

“原来我这么好啊。”明凯站在他们身后,面无表情地看着童扬,他看见了童扬脸上的温柔与怀念。

是啊,我喜欢的人就是那么好,他还会一直那么好。童扬笑得傻白甜。他听见自己招呼明凯:“你来啦?”

但是更尖更细更响的女声讲他的声音盖了过去,小静跳起来挽住了明凯:“你来啦?”

“嗯。”明凯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少了一般人对未婚妻的热情。

女孩像是习惯了,不好意思地朝众人笑了笑,拉着明凯坐下来。

“童扬,你还没讲完呢!”小静说,“明凯,让你也听听老朋友们的评价。”

“不用了。”明凯冷着脸拒绝。

小静讪讪得说了声好吧,全场安静。

明凯看着对面的赵志铭,在桌子下踢了一脚,李汭燦茫然地抬头,对上了明凯锐利的眼刀子。

李汭燦护好男朋友,清咳一声:“好无聊啊…”不如我们都回去吧。

没等他讲完后半句,闻风而动的小辅助冲了上来:“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

“好啊好啊!”唯一应和他的是小静。

没看好人的胡显昭瞬间收到了无数杀人的目光。

“从前有一头恶龙,他抢了一位小王子回他的城堡,想把他吃掉。聪明的小王子想了一个办法,他给恶龙讲故事来引起恶龙的兴趣,但每天晚上只讲一半,剩下的要明天再讲,恶龙成功被他拖住了,就这么一千零一夜过去了,小王子活了下来,恶龙爱上了小王子。他想要强迫小王子做他的新娘,小王子抗拒着,他告诉恶龙结婚之前要先谈恋爱,恶龙答应了。他为了他的小王子,努力地学习人类的礼仪、文明,慢慢地他居然化成了人形,小王子也爱上了他……”

“然后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小静猜测。

“不,”小辅助回答,“在一次龙族的海上聚会上,恶龙喝醉酒掉进了海里,失忆了。他被一位公主救了起来,为了报答公主,他答应了公主的求婚。而没有等到恶龙回家的小王子,离开了城堡,跋山涉水去找他的爱人。当他找到恶龙的时候,恶龙和公主的婚礼将在明天举行。小王子十分痛苦,这时他的姐姐出现了,她用她的长发和女巫交换了一把匕首,她告诉小王子,他有两种选择,一是在黎明之前将匕首插入恶龙的心脏,恶龙将恢复他对最爱的人的爱;二是听天由命,没有记忆的人喜迎新婚,有记忆的人心痛致死。她希望他选择第一种。但是小王子没有这么做,他害怕,害怕恶龙最爱的人不是他,还不如自欺欺人怀着‘他最爱我但是我们没有缘分’的幻想离开。所以他找到恶龙的房间,在他窗口守了一夜,黎明到来之际他将匕首丢入大海,投进了大海的怀抱。他的姐姐料到了弟弟的选择,她用自己的歌声向女巫换了一口水晶棺,她潜入海底把弟弟捞起来放进水晶棺里,把他封印了起来。”

“然后呢?”这么问的人是田野。

“结局我还没编好。”小辅助挠了挠头说。

虽然这个故事听起来像一千零一夜,美女与野兽,海的女儿的结合体,但是传到有心人耳朵里,看小辅助的眼神都变了,“他是不是知道什么?”

“小王子好可怜。”小静皱着眉头说。

“其实恶龙知道小王子的存在,他看到小王子的时候心会隐隐作痛,但是他逃避着不想深究,因为这场婚礼是他的救命恩人公主期待的,是他龙族的亲友们期待的,他不知道对小王子的问题刨根问底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那种不可预知的未来让他下意识地逃避。”小辅助补充。

他绝逼是知道了什么!

“恶龙怎么能这样啊!他知不知道他这样会错过一个真正爱他的人!”小静眉头皱得更紧了。

“爱的不够深。”童扬面无表情地冒出一句来。

“恶龙不够爱小王子?”明凯看着童扬问。

“小王子不够爱恶龙,”童扬低着头,“如果小王子真的那么爱恶龙,他就应该相信自己能唤醒恶龙,他应该相信自己才能给恶龙最好的爱,他应该勇敢地去试一试,而不是因为害怕失败而放弃他的爱。他这种结局也是自己作出来的。”

“童扬,如果恶龙愿意去深究关于小王子的问题,你说小王子愿不愿意勇敢地再试一试呢?”明凯问。

童扬抿这嘴不知怎么回答,他知道这或许是他们之间最后的机会了。

“呜哇……”童扬还没有说话,小静先哭了。

“嫂子,这就是个故事!”小辅助手足无措地想安慰她。

小静摇着头,哽咽着说:“明凯,我们的订婚取消吧。”

小辅助已经吓傻了,其他人也一脸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而明凯却松了口气。

“好。”明凯说。

“对不起,明凯,对不起,大家。都是我的错,我太任性了,我不该为了气我前男友私自去找明阿姨要求订婚的,明凯也是订婚贴发出去之后才知道自己被订婚了的。明凯,我知道你心里住着别人,这几天我冷静下来了心里其实很不是滋味,我来这里就是想知道她是谁的,我想跟她当面道歉当面说清楚,如果你们彼此相爱我就退出。但是听了这个故事,我不需要知道她是谁了,我怕我变成你们不敢把爱说出口的障碍,明凯,你去找她吧,我祝你幸福。”说完,小静哭着跑了出去。

田野自觉地领着一大帮子的人出去追小静,把地方留给明凯和童扬。

“蕉皇,我会被灭口吗?”小辅助苦着脸问。

“你会被发大红包。”赵志铭拍了拍小辅助的肩。

“明凯,小王子愿意,童扬也愿意。”屋里的童扬朝明凯笑得明媚。

明凯也笑了,他牵起童扬的手:“我们走吧。”

我爱你,所以我再也不愿放开你的手。

他的订婚③

 田野给童扬发的定位是一家KTV,童扬推开包厢门的时候,赵志铭已经嚎了七首歌了,现在正瘫在沙发上休息,等了半个小时的胡显昭领着一帮年轻的面孔当bgm。

“田野,萝莉。”童扬穿过群魔乱舞唱得撕心裂肺的少年们,点头示意不用管他,坐在了两个讲悄悄话的小朋友身边。

“荡荡,你说李汭璨为什么不喜欢我?”赵志铭瘪着嘴问童扬,“她长得不好看,身材也不好,还没我认识李汭璨时间久,更没我了解他。你说,为什么李汭璨放着我不撩,跑去找那个女的呢?”

童扬语塞,这个问题他也没搞懂。“没关系的……”童扬安慰的话刚出口就卡住了,没关系什么呢?没关系他不要你有的是人想当赵太太?没关系你这么好怎么会找不到对象?没关系你值得更好的人来爱?可是她们都不是他,可惜你只喜欢他。

“爱萝莉你别这个样子啊。”田野见不得平时精力充沛的小伙伴这幅为情所困的样子,“你这个样子,胡显昭都得笑话你。”

听到自己被点名的蕉皇茫然地抬起了头,被赵志铭迁怒地瞪了一眼,“小孩子懂什么!”

爱老师欺负完小孩子转头就搞田野:“田野你还是不是人,天天和金赫奎秀秀秀,今天我赵某人就要替天行道!”

“他呀,”小孩听到了男朋友的名字声音就低了两度,眼睛里的光暗了下来。

赵志铭自觉失言,立马闭嘴。

“你们……”童扬听这语气意识到又是一位有感情问题的同志。

“我们挺好的。”田野低着头玩手指,“就是他妈妈对此一无所知,一直给他安排相亲,据说连婴儿纸尿裤都屯了两箱了。”

童扬张了张嘴,还没发出声音,小孩的眼睛就又亮了,“不过你们放心,我和他会好好的,我相信他也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赵志铭很给面子地大力点头,童扬也轻轻地嗯了一声。

明凯,他们像不像刚在一起的我们,相信彼此也相信未来。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也相信老天会对我们温柔。可是在现实面前,这点相信哪里够看。希望我们的故事只像在开头吧,毕竟金赫奎不是你,田野也不是我。

三个人一时安静,门又开了。还没见到人影,一声甜甜的“iko”就穿过bgm传了过来。

赵志铭和童扬戏谑地看着田野,田老师强装镇定地红了耳朵。金赫奎行李箱还在外面,人已经把站起来迎接他的田野扑了个满怀。

“iko,我好想你。”金赫奎把小孩搂在怀里,腻在他耳边诉说异地恋的忧伤。

赵志铭张了张嘴估计想说什么骚话,还没发出声音就被野神瞪了回去,只好摸了摸鼻子,和童扬把地方腾给这对小情侣。

胡显昭这些年是吃着来自金总的社会压力长大的,早在看到他的时候就自觉缩进角落装不存在。别的小队员看热闹的探究的目光也被田队霸一一怼了回去,现在个个乖乖玩自己的,不敢乱瞟。

赵志铭是在门口被堵住的,李汭璨一个人拖着两个人的行李,苦兮兮地叫着:“爱萝莉,帮帮忙!”

赵志铭嫌弃地看着他,还是接过来一个。

“嘿嘿嘿,”李汭璨笑的像只狐狸,凑到赵志铭耳朵旁边对他说,“爱萝莉,我也很想你的。”

“想你个头。”赵志铭小声嘀咕,嘴角却不由自主地上扬。

童扬看着这个说好一起去厕所放风结果被缠住,看上去一脸不耐烦实则再没挪动过脚步的人,就知道厕所之旅只有自己一个人去了。他拍了拍赵志铭示意他让一下,出了门还不忘回给了赵志铭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赵志铭瞬间冷静,眼前这个傻笑不止的人前两天还在和别的女人不知道干啥呢!李多多真过分!喜欢女生还要跟我说这种让人浮想联翩的话!赵志铭的小脾气上来了,抬脚就要走。

“爱萝莉你想不想我?”李汭璨拉住了他的手腕,小眼睛里闪着光。

“不想。”爱老师语气生硬,心想我钢铁直男赵志铭就不让你撩!

“为什么?”幼稚鬼李多多委屈巴巴地看着赵志铭,想受了欺负的小媳妇。

“不为什么,”赵志铭继续虎着脸,才不承认被李多多萌到了,还恶狠狠地说“你不许对我撒娇,找你女朋友去吧!”话一出口赵志铭就被自己酸倒了。

然而李汭璨没听出来,他用疑问语气重复了关键词:“女朋友?爱萝莉什么女朋友?”

你还装!爱老师可凶可凶了:“你不是都和人姑娘看电影去了吗?还不粉丝拍到了,对老队友怎么还瞒着。”

“没有女朋友,”李汭璨很严肃地说,“那个是粉丝,遇到了而已。”

赵志铭盯着李汭璨看了三秒,心虚地别过头去,看电影遇到女粉丝,其实也正常的,怎么自己就一门心思觉得那是女朋友呢?我就说,粗森不配有女朋友。但是闹了个乌龙的爱老师还是傲娇地说:“女不女朋友关我什么事。”

“关!”李汭璨很坚决地拽着赵志铭,在他看向自己的时候低下了头小声嘀咕,“喜欢爱萝莉。”

“你说什么?”真的没听清楚的赵志铭问。

“喜欢爱萝莉!”李汭璨这一声是吼出来的,然后李大胆一不做二不休摁着赵志铭的脑袋就吻了下去。

两个人嘴贴着嘴,脑子一片空白。贴着贴着,赵志铭主动握住了李汭璨的手。冷静下来的两个人一脸傻笑不敢看对方,手却没放开。

而门里一排看热闹的脑袋在两人看过来的时候果断缩了回去。

“好了,进去吧,明凯和他未婚妻在过来。”从厕所回来的童扬打破了宁静。

【多cp】全联盟都是女儿奴(一)

上次看到一位大大说打职业的男孩子肯定很宠小孩子,然后就有了这个脑洞。

可能ooc

—————————————————

「关于取名」

        厂荡

“荡荡,你说我们给宝宝取什么名字好呢?要又好听又大气又可爱的,还要有深度!”新晋爸爸明凯瘫坐在沙发上很严肃地问抱着孩子童爸爸。

童爸爸懵了一下,然后意识到女儿都快满月了,还宝宝宝宝地叫着,连取名字这么大的事都给忘了,还要明凯这个粗心鬼提醒自己,惭愧啊惭愧。

没等到童扬回应的明爸爸已经自顾自地说开了:“你说叫明爱童怎么样?还是童爱明?明爱童吧,那就说明我爱荡荡多一点,荡荡等着被爱就好了。”说完还看向童扬征求意见。

听着爱人情话,童扬老脸一红,心想都快老夫老妻了,还是会被他不经意的甜蜜羞到。但是!明爱童这么个羞耻满满还一点深度都没有的名字明凯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从童扬的小眼神中领悟到吐槽的明凯又皱起了眉头,心问难道这么名字不好吗?哎,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不仅要对小宝贝的名字负责,还得让大宝贝满意,再想想再想想。

“那明恋童怎么样?明思童?明念童?明想童?”明凯报幕似的报出了一连串的名字,喃喃自语:“唉,都挺好的。要不多生几个把这几个名字都占了?”

“明凯……”童扬抱着女儿用幽怨的小眼神盯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明爸爸,可惜明爸爸陶醉于取名大计,对此无动于衷。

“算了算了,小宝贝一个就够了,多生了小宝贝万一吃醋了怎么办呀!要不,让小宝贝一年换一个名字?”说着明凯还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明凯!你有没有点法律常识啊!”忍无可忍的童爸爸听着明爸爸越来越不着调的话冲着他大吼了一声,以此来打断他的思路。

怀里的小宝贝被童爸爸震动的胸腔吓了一下,紧接着童扬低下头,借着安抚小宝贝来掩饰自己的一点羞涩,他说:“叫童童就挺好的。”

“好好好!”明•自认为宠妻狂魔•未来还是宠女狂魔•凯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他伸手搂住了大宝贝,大宝贝怀里还有他的小宝贝。

#我明凯怕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

当天晚上,明凯罕见地发了微博还配了一家三口的合照,照片了的小女孩笑容无忧,两个爸爸一左一右把她捧在手心里。

“明凯明童童童扬”

今天的老年组也还在疯狂秀恩爱呦!


       舅夜

舅夜家的宝贝女儿叫陈兮,陈晟俊的陈,兮夜的兮。

sbad只知道宝贝女儿的名字里有自己也有酸伟,乐呵呵地天天跟着电脑学发音,生怕自己的三毛钱普通话把女儿带歪了。

取名的苏老板当然没有这么肤浅,陈兮,晨曦,宝贝是在晨曦中出生的,晨曦象征希望,那么陈兮就是他们的希望。

兮兮,谢谢你愿意做我们的女儿,以后就要辛苦你和我们两个粗糙的大男人一起生活了。

以上是苏爸爸内心难掩的柔情。


        马平

陈博对给女儿取名字有一种势在必得到让韩金莫名其妙的执着。从知道是女儿开始,陈博就隔三差五磨韩金一回,说姓绥韩金姓,但名要他来取。韩金对跟谁姓什么的倒也无所谓,但觉得陈博这厮有鬼,问他想了个什么名字又支支吾吾不坑说,一副你不先答应我我就不说的样子。于是这件事就被马哥压了下来。

直到有一次聚会,两个人都喝了不少,陈博拉着韩金的手从两个人相识开始,把这么些年来的风风雨雨回顾了一遍,听得韩金也唏嘘不已,一时上头,就把给女儿取名的大权下放给了陈博。乐得陈博当夜以身相报,第二天起不来。理智回来了的马哥暗恼:失策啊失策,真是美色误国。但是看着爱人的欢欣雀跃,他又心软得一塌糊涂。算了算了,反正不管叫什么都是我韩金的女儿,就算叫韩大妞嫁不出去我也乐得养她一辈子。我马哥霸气又天真地想。

女儿出生的那天,两个新晋爸爸眼巴巴地趴在育婴箱外隔着玻璃看女儿,小姑娘吐了个泡泡,乐得马哥没憋住笑。

“……叫韩蜜,”挑在马哥乐呵的时候,陈博总算把这个遮遮掩掩藏了这么久的名字讲了出来,看着韩金瞬间冷漠的脸,陈博赶紧补救,“甜蜜的蜜,蜜糖的蜜,就就就希望我们宝贝一辈子甜甜蜜蜜泡在蜜罐了做我们的蜜糖捧在手里含在嘴里!”

而马哥现在满脑子都是“蜜mi幂、蜜mi幂”的回响。让宝宝跟情敌重名?陈博你真的是心大哦。

最终经过了漫长的斗争与妥协,确定了宝宝大名就叫韩蜜,但小名要叫安安。

多年后韩蜜小朋友问爸爸,为什么童童大名叫明童童小名就叫童童,兮兮大名叫陈兮小名就叫兮兮,我大名叫韩蜜小名却叫安安呢?

他韩金爸爸跟她讲:“因为宝宝是爸爸们的小蜜糖,有了小蜜糖爸爸们每一天都过得甜甜蜜蜜,所以宝宝大名叫韩蜜。但是爸爸们呢,只希望小蜜糖平平安安一辈子,所以给你取了小名叫安安。”

“对对对,”她陈博爸爸在一旁附和,“才不像他们爸爸,满脑子只有秀恩爱!”说完还小心翼翼的看了他马哥一眼。

韩金见了他的小动作有点好笑,都这么久了,那点小情绪早就消磨干净了,难道还真怕她把你抢走吗?再说了,小蜜糖,寓意挺好的。


        多萝

赵志铭曾经有个伟大的梦想,就是养个儿子叫赵小凯,以此来反抗来着老父亲明凯多年来的压迫,结果被明凯提着耳朵教育了两个钟头,这个梦自然就碎了。

后来赵志铭梦想着儿子要叫赵小多,以此来恶心那个粗森中单。当然,中单并没有被恶心到,反而乐滋滋地想和他生一个。

当得知孩子是个女孩的时候,赵志铭懵了,他从来没想过会是女儿,不是他重男轻女,而是在他的印象里,女儿是柔柔弱弱要娇养的,他和李汭璨?养不好的养不好的。

但是事已至此,也只能接受了。那么赵小多这个随随便便随口说出来的名字也就用不得了,得想个能秀恩爱的,最好叫起来还上口,就像明童童啊,陈兮这类的。为此他还被陈博结结实实地嘲笑了一顿。

李多多同学在取名方面真的是没天赋,看着赵志铭每天埋在字典里,也就把这件事交给他了。

赵志铭憋了半个月,跟李汭璨说,女儿的名字他想好了,叫李焰星。听得武汉多满头问号。

“你看,焰是火焰的焰,Fierloli,fire有火的意思吧;星是星星的星,星星嘛很多的。火焰是明亮热烈的,星星是耀眼闪耀的,我们宝宝以后就会是这样的。”赵志铭这么跟李汭璨解释,在李汭璨似懂非懂的点头中舒了一口气。

其实还有一些东西是赵志铭没说的,比如要不是李火星太鬼,宝宝就不叫李焰星了;再比如为什么姓李不姓赵,因为萝莉爸爸怕宝宝把自己身上的多动调皮捣蛋给学去了,女孩子懒一点总比皮好吧。

星星,可能你萝莉爸爸取名字水平有限,但是你要相信他会和你多多爸爸一起把你宠成小公主呦!爸爸不求你成为天空里的星星让很多很多的人围着你转,你只要知道你永远都是爸爸们的星星,藏在心里的那种,就好了。

以上来着有了女儿瞬间长大的李汭璨同学。


他的订婚②

假期用完了,明天要上学去了,后面的文要下个礼拜发了╥﹏╥

———————

明凯的订婚宴在一个普通的日子里,请了大半个电竞圈。

昔日卡通T恤休闲短裤还不忘配上一双拖鞋的明厂长,今天也换上了西装皮鞋,不过是粉西装罢了。

“明凯今天很帅呀!”田野一见到明凯就发出了感叹。

“野神今天很早呀!”明凯看着这几年都没什么变化的小孩调侃,“可惜金先生现在估计还在飞机上。”

“什么呀!”田野红着耳朵反驳,“我是来帮忙的!”

“行行行。”明凯笑着回应,“那你先随便逛逛,赵志铭他们等会就来。”

“OKOK.”田野点头却没挪地方。

“怎么了?”明凯问。

“那个…”田野小心翼翼地舔了舔嘴唇问,“嫂子呢?”

“塌还在化妆。”明凯收起来笑脸,变得正经,“晚点会见到的。”

“哦哦哦哦,那我先过去了。”田野逃似的走开了。

留下明凯一个人在大厅里摆弄手机,只偶尔有早来的客人和他打声招呼。

“明凯。”有人走到明凯的身前站定,说话的声音熟悉得让人害怕。

明凯原本低着头,就从下往上看来人,一双擦的发亮的皮鞋,蓝色的西装,然后是那张他魂牵梦绕的脸。

“瘦了。”明凯看到童扬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他很自然地说了出来。

“…嗯。”童扬隔了几秒才应,与明凯对视时那人眼里的温柔像漩涡,一不小心就会陷下去。童扬垂下了目光,心想,这个男人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让他的心理防线瞬间崩溃,就凭两个字。

明凯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一切关心的、亲昵的话都不敢说,因为他今后的人生将属于另一个女孩。

童扬也在沉默,他不是没话说,在车上他都已经背好了自己应该念的台词,但他怕自己一开口就是哽咽。他看见明凯本来带戒指的手上已经空了,一百块两个的圈圈要给更贵更华丽的钻戒腾地方了。

“明凯,我们能拍张照吗?”童扬问得很小声,但明凯听到了,他没有犹豫地回答“好”。

咔擦一声,手机屏幕里的两个人一粉一蓝,都在笑,他们的身后是鲜花和气球。

“明凯。”原本站在不远处的女孩微笑着走上前来挽住了他,又看向童扬问,“这位是?”

“我叫童扬,明凯曾经的队友。”童扬没有让明凯来介绍自己。

“噢,”女孩想了想,有些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啊,我不怎么了解电竞。不过很开心你能来。”

“没关系。”童扬扯了扯嘴角,心想,这像不像原配见小三的情景?

“好久没见田野他们了,我先过去。”童扬对女孩说。

“那好,再见。”女孩微笑着向他摆摆手,甜美而得体。

“再见了,明先生。”童扬看了一眼再没说过话的明凯,然后转身红了眼眶。那个女孩没我好看,没我爱你,连你的工作都不了解…真可惜我是个男的。

“那怎么不说话?那个人跟你关系不好?”女孩在童扬走远之后推了一把明凯,问。

“没有。”明凯回答,他眼睛盯着童扬离去的方向。

“人走远了!你怎么穿的这件西装啊,和我白色的礼服不配……”明凯已经听不见身边人说的话了。


他的订婚①

第一次写,ooc,我自己也不知道写的什么就开心一下…

------------------------------------

明凯要订婚了,和一个圈外的女孩。

收到请柬的人都很懵逼,不仅因为这位“母后”从没人见过这个消息提前没走漏过半点风声,还因为大家私底下都知道他和童扬有过一段,两人分分合合,多少磨难都走过来了,虽然童扬半年前一声不吭去了美国两个人仿佛断了联系,但睡梦里、醉酒后念叨的都是他的名字。

“父皇你…请扣神了?”赵志铭私底下问了明凯,他感觉自己问得挺委婉的。

老父亲盯着傻儿子看了一分钟,看到这个平时无法无天的搞事boy大气不敢喘直冒冷汗。

“请了。”明凯回答,他知道赵志铭想问什么,但他不想说。

他和童扬两个相识在最美好的时候,两个人都意气风发,一段无法公开的恋爱也算轰轰烈烈。两人的cp粉偷偷摸摸写过文、剪过视频,两人的黑也捕风捉影骂过恶心。后来不可避免的身边的人都知道了。来自朋友们都祝福与担心,来自家人都斥责与不解压在两颗年轻的心上。他自己在父母门前跪了两天,只能听见门里母亲心疼但不妥协的哭声和父亲沉重的叹气声。他也是后来才知道有一年大年三十他的宝贝被迫出柜,在寒风肆虐半夜冷清的大街上徘徊了一夜愣是没告诉他。但这一切热烈最终是要被消磨干净的。这几年和家里关系缓和了点,母亲从未放弃过给他相亲。看着父亲渐白的双鬓,想起童妈妈几次三番苦苦哀求就差下跪,他和童扬都明白,一段连家人都不祝福的爱情是长寿不了的,人这一辈子又不是只有爱情要负责。

两个人都在等,等谁先耐不住折磨了,提了分手,那也就结束了。

童扬收到请柬的时候还在美国进修,他那一瞬间是呆滞的,大脑一片空白,随后而来的是无尽的酸涩。他忍不住骂自己,童扬你是不是犯贱,分手也是你提的,人家明凯也不可能一直翻不过这一页,是你先胆小先后退的,哭个屁啊!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对谁都好,不是吗?可是他就是越想越委屈。童扬搬了一箱啤酒回去,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了一整天,没有理会炸掉的手机。

一天,二十四小时,就算有大半时间都半梦半醒,但也足够他想很多。他想起 他们分手的那天,明凯被骗回家相亲,上天捉弄,他正好也在那里吃饭。其实不是他不相信明凯,或许是那天的女孩太像家的模样,或许是明妈妈慈祥的笑容他从没见过,或许是…反正他对明凯发了一通脾气,活像个吃醋的怨妇,结局是他假装冷静地对明凯说了“分手吧”,然后逃似的连夜飞去了美国。等到了明凯微信上没头没尾的一个“好”。半年来他们没再联系,但他依旧关注他的消息,明凯没传出过绯闻,童扬就总觉得其实明凯还在,但是梦醒了。

等童扬冷静下来打理好自己已经是两天以后了。打开手机,通讯软件都是99+。他先是转了明凯订婚的微博评论了“恭喜”,算是给关心他的人报了平安。然后就准备回国了,以一个至少看上去没事的形象。

“扣神!!我们是支持你的!!”最先发来消息的是田野。

“别担心,我很好。”童扬先安抚住看起来比自己还激动的小孩,然后用冷静的口吻告诉他,“我和他早就分手了,我们现在这样很好,他有他的幸福,能家庭和睦,我也该找个女朋友了,说不定过几个月收红包的就是我了。”

“然后你们四个相约度蜜月??”田老师说话还是很犀利的。

“……”童扬不知道该怎么接,说实话他自己都不相信。

“这半年你们大家都还好吗?我又没有错过什么?”童•不高明地转移话题•扬上线。

“我们?我们很OK啊。”田•被不高明地转移话题•野接过了话茬,“我现在EDG帮阿布带新人,这些小孩子是真的皮。赵志铭退役当主播没日没夜讲骚话不当人,你知道吗他居然暗恋李汭璨哈哈哈…”

童扬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小孩眉飞色舞的样子,他调侃:“韩国太太团日常?”

“哎!”田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扣神你觉得马瑞怎么样?他还没对象!”

“什么怎么样?”童扬先是一愣,想明白以后又有点好笑,“什么时候我们妹神也会拉郎配了呀!不过马大头就算了吧,我妈妈还是想要个儿媳妇的。”

田野觉得屏幕那头的人一定笑的苦涩。